玖叶

【周叶】皇后圈养计划(十六)


- 原著背景,周叶双穿越

- 皇帝周×皇后叶,架空王朝

- ooc

以前忘记标注,现在补充:

本文双洁,含生子,注意避雷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京城人云:这几大风月场地,舞有澜春,曲有妙音。

 

而香榭居,则是以多水灵灵的美人著称。

 

叶修换了身便装,过了晌午就带着方锐跟随黄少天偷偷溜出了宫,驾着马车来到一处楼阁十分精致的场所。两人前脚刚买进这座院阁的门槛,浓郁的脂粉气息便混着风尘独有的味道,迎面扑来,直直刺痛两人的鼻腔。

 

见来人是两位翩翩佳公子,站在大厅中央的那位老鸨立马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哎呦喂!贵客贵客!姑娘们快来,黄公子到了!”

 

老鸨话音刚落,一群绝色可堪倾国的女子闻言而出,快速放下手中的事从四面八方款款而来,将黄少天和叶修两人全都团团围在中央。

 

“黄大人真人不露相啊,你这桃花恐怕快开烂了一树了吧。”叶修以前就是个宅男,从未到过夜店酒吧这种地方。且他向来对异性礼貌有加,此时一群莺莺燕燕在侧,他也不好意思将其粗鲁的推开,只得变着法嘲讽黄少天这个“罪魁祸首”以发泄心中焦躁。

 

“滚滚滚滚滚!这能怪我吗能怪我吗?难道长的帅也是一种罪过吗?”黄少天不甘示弱地嚷嚷着,扭头冲周围的姑娘温柔一笑:“姑娘们别挤别挤别挤!先让在下先跟这位公子上楼好吗?”

 

站在圈外的老鸨听到此话,立马冲着被美人们包裹的严丝合缝的人群大呵一声,适时地遣散了春心暗动的的姑娘们。她缓步凑近想要说两句客套话,却突然觉得黄侍郎身边的另一位公子看起来眼熟得很,仔细一看,内心惊愕恍如山崩:

 

“这不是……”

 

她惊恐地望着叶修,之后又急匆匆地将视线投向黄少天。

 

“秦妈妈,嘘……”黄少天知道她内心肯定要风暴一阵子。毕竟皇后私自出宫不算小事,这么一个大人物活生生站在人面前,惊诧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他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唇瓣处,朝着那老鸨小声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本大人自有分寸。”

 

黄少天刚才还笑眯眯,话到此处,眼神霎时开始变得锋利:

 

“他在哪儿?”他故意压低了嗓子。

 

秦妈妈看了看四周,逐渐收起脸上的惊恐,背着人将叶修和黄少天悄悄拉到一个无人处:

 

“大人在二楼左角那处房间等着呢。”

 

“无人知晓此事吧?”黄少天小声问。

 

“无人。”秦妈妈道。

 

“好好好,你先下去。”话音刚落,黄少天立即转头望向一头雾水的叶修:“老叶你跟我来。”

 

叶修在一旁听了半天两人的对话,总感觉他俩神神秘秘的,搅得他一头雾水。不过他脑子好使,对事物敏锐异常。三言两语间,也发现了刚才黄少天和那老鸨的对话中诸多不同寻常之处。

 

那个‘秦妈妈’很有可能是黄少天自己的人。

 

“少天……”叶修细细捋着那一系列对话中的蛛丝马迹,怎么看怎么扑朔迷离,刚想开口询问,可话还没出口,自己的袖子就被黄少天一把拽住。

 

“我说老叶你就别废话了,有什么问题一会再说吧!”说完叶修就被黄少天连拉带拽地扯上了二楼。

 

“吱——”

 

木质的门被大力推开,屋内的人背对着门直身静坐,闻到门外声响,才缓缓回过头来。

 

深蓝色的锦袍衬的好一副温润如玉的面相。

 

只见那人眸中波光涌动,华采隐现。如朗月星辉,莹莹清光,不时迸发出智慧的光芒;又如沉沉沧海,深不可测,让人一眼望不到深邃海底。

 

果然是他!

 

叶修无语地看了眼身边笑嘻嘻的黄少天。

 

跨越时空你俩都能凑到一起狼狈为奸!

 

不知怎么,以前看到喻文州那副温文尔雅的笑,叶修总觉得不寒而栗,像是被什么盯上了一般。

 

喻文州见黄少天把人带来了,脸上漾着的笑容愈深,起身冲叶修行了个礼,然后十分熟稔地迎着叶修坐下:

 

“多年未见,娘娘过得可还好?”

 

说着,他伸手亲手给叶修斟了杯茶,端起恭敬地递了过去:“殿下请用。”

 

叶修见他如此客气,也没推脱,端起茶来品了品,心想这古代的上品茶就是跟老板娘店里的那廉价茶不一样,怪不得老魏总在那儿抱怨老板娘小家子气不肯买好茶给他喝。

 

“还不错。”叶修咂咂嘴道。

 

“娘娘说的‘不错’,是您过得不错,还是这茶不错?”喻文州突然神色一凛,笑着发问。

 

他怎么觉得和这帮古代人说话这么累呢?

 

叶修皱了皱眉,肠子快被这些曲折回环给弄打结了。

 

不过好在一旁的黄少天十分懂得察言观色,这些年他作为叶修的挚友,一直能明白叶修心中“苦涩”。刚才他选择闭口不言,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不愿意打搅叶修和喻文州的正事。但现在见叶修有些为难,似乎不太想旧事重提,立马插话打算帮他含糊过去:

 

“当然是都不错啦!先说这茶...这茶可是你大丞相府带来的贡茶,圣上御赐的!谁敢说句不好?再来最近我听宫人们都说咱们陛下独宠皇后娘娘,六宫粉黛无颜色啊我去!之前我还不信,但文州你看看老叶这身子,圆润的快成孕妇了!一看就是被咱们陛下喂的!”

 

说完,还坏心的特意瞥了一眼叶修的肚子。

 

“呵呵。”叶修闻言,心中虽感激黄少天的解围,面上却连连冷笑,“所以啊,你可千万别惹我。万一我不小心受到了惊吓,龙种有损,十个你都不够砍的!”

 

感激是一方面,但胆敢嘲笑哥的身材那就是你的不对了。叶修心中恨恨。

 

“哪有你这么碰瓷的!”黄少天怒了。

 

叶修选择就此打住,不再理他。

 

黄少天其人,你越是搭理他,他就越会顺着杆子往上爬。

 

见叶修不说话,空气瞬间安静下来。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黄少天小心翼翼在叶修肚子上扫了两圈后,半晌,突然支支吾吾开口道:

 

“老叶...我看你这肚子...你不会是真怀孕了吧?”黄少天的眉毛都要纠结成一团了。

 

“怀的你大爷。”叶修闻言,挑衅地瞥了他一眼。

 

“滚滚滚滚滚!”见叶修这货蹬鼻子上脸,自己好心关心他他居然狗咬吕洞宾,黄少天万分气结。

 

“少天,你先别闹。”喻文州看他俩闹了一阵,面上也不急,待两人全部安静下来后,才开口继续刚才的话题:

 

“微臣瞧着,您过得并不好。”

 

“哦?”叶修听了他的话,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撂下茶杯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起来不是很在意,“你想多了。”

 

他又没骗人,他和小周本来就过得挺好。

 

“听说你失忆了。”见前面那些话都无甚作用,喻文州话锋一转,看向叶修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

 

叶修被他看得有些发毛。

 

按照以往他对喻文州性格设定的了解...喻文州此人一向心细如尘,心思缜密的可怕,甚至有时候连他都猜不透那个后辈的心中所想。。

 

该不会是被他发现什么了吧?

 

“是啊。”叶修思考了一会儿,未免露出太多破绽,他其实也不准备和这只狐狸一直打太极,只想打开天窗说亮话:

 

“文州你有话就直说吧,我生了一场大病,脑子有些不太好使,就别整那些弯弯绕绕的了。”叶修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十分伤神。

 

“哦,那好吧。”喻文州摊摊手,表情也甚是无奈,“那你还记不记得你上次托我办的事?”

 

“我连自己是谁都忘了。”言外之意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有屁快放,别浪费时间了。

 

喻文看着叶修今日这一幅坦荡荡的样子,豪无昔日半点看破红尘之态,心里对最近宫中的传言不由信了几分。

 

看来周泽楷对他的确很好。

 

既然叶修不想多说,大家心里也跟明镜似的,心中虽然疑团重重,但喻文州也不想在今日深究,索性直接开口将今日要讲的正事一一道来:

 

“这么来看,你大概的确是忘了,一年前你曾让少天帮你代话,托付我暗中查探李家的罪证。”

 

“哦?”李家?不就是那个李贵妃的娘家吗?

 

喻文州见叶修突然蹙起眉,像是在思考,也不打扰他,自己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

 

“没错,近些年李家的家族势力逐渐膨胀,已然成为威胁皇权的庞然巨物,且权力越来人心也就越善变,像李家这一代宗室子弟,不乏一些一无是处的纨绔和城府深沉的野心家...”

 

“所以...陛下是想要将他们一一...”叶修冲喻黄二人做了一个“咔嚓”的手势。

 

“是的。”喻文州赞同地看了他一眼,继续道:“也多亏了这些人的水平虽然参差不齐,但血脉亲密,平时处的事多了,难免会相互牵连,继而露出马脚。”

 

喻文州说话很谨慎,向来喜欢藏一半露一半,叶修经他这么一提醒,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你找到罪证了?”

 

“当然。”喻文州点头,微微一笑,眼中调侃的意味甚浓,“不然臣也不会冒着被皇帝陛下追杀的危险把皇后娘娘叫道这种地方来吧。”

 

“所以说...为什么偏偏是这种地方?”话题猛地一换,叶修眼前突然浮现他家小周陛下幽怨的眼神,背后不由一凉。

 

要是被小周发现他居然来这种地方...后果简直、简直不堪设想!

 

“哈哈哈老叶你是傻了吗?难道你忘了外臣一般情况下是很难随意进宫的?而且后宫不得干政啊,文州要是贸然去找你,别人会以为你俩苟且偷奸结党营私的好吗?到时候你怕是要再次被我们的皇帝陛下丢进冷宫了!”黄少天闻言哈哈大笑。

 

“可为什么非得是青楼啊?”叶修无语地望着一旁快要笑的岔气的黄少天,转头看向喻文州。

 

接收到叶修疑惑的眼神,喻文州心中了然。他无奈地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背,帮着他顺气,之后善解人意地向叶修解释道:

 

“别的地方李太师眼线众多,此处人流量大,隐蔽性好...”

 

“故而选择此处详谈议事。”喻文州说。

 

“好吧好吧。”叶修觉得这点倒是说得过去。

 

毕竟他一个皇后,总不可能到喻丞相府上亲自拜访吧?

 

“那你来跟我详细说说此事呗?”叶修想了想,觉得这事似乎能帮助他家小周,于是也来了兴趣。

 

屋内一时其乐融融。

 

 

 

 

 

时间不快不慢的流逝着,一转眼天就黑了下来。

 

明渊湖旁。

 

约莫半个小时过去,一个黑影定格在凄冷的夜幕下,看起来十分惆怅。

 

周泽楷一个人孤零零的蹲在湖边,任瑟瑟冷风吹着发丝随之飘摇。

 

佳人未至,他似乎只能满身凄苦、对着月亮无语凝噎。

 

怎么还不来...

 

周泽楷无聊地摆弄着手里刚做好的两盏湖灯,心中怅然若失。

 

湖灯节那日,他本是想等到夜宴结束,悄摸摸带着叶修两人在湖边幽会,然后趁着夜黑风高,四周静谧无人,正好牵个小手、亲个小嘴,顺便再磨磨蹭蹭的表个白,从此成双成对,光荣成为虐狗大军中的得力一员。

 

可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正当周泽楷美滋滋地期盼着好事将近,竟然在万事俱备之际,出了那档子意料之外的事。

 

这可让我们的小周陛下郁闷了好一阵子。

 

不过所幸的是,好事不怕晚,怕晚没好事。

 

既然两人心意相通,周泽楷深信,他和叶修日后还有的是卿卿我我的机会。

 

这不,在两人情迷意乱的当晚,周泽楷灵光一闪,预感时机已经成熟,思想斗争做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向叶修发出今夜明渊湖畔一聚的邀请。

 

无关的人可能对这件事不大清楚,但周泽楷对这件事的紧张和上心江波涛可是全部看在了眼里。

 

为了这次活动,周泽楷这几天可以说是忙上忙下,费劲了心思。处理政务的闲暇之余,还亲自向宫里的能工巧匠讨教,亲手做了九十九盏湖灯,打算在今夜与叶修一同放入湖州中,意寓祈祷与心爱之人长长久久。

 

可是到了此时,约定的时间已过去了许久,人冷茶凉,现在的周泽楷整个人看起来都是蔫蔫的,早已没了之前的激动。作为打小就在一旁陪伴着的好友,站在树林外静候着的江波涛看着心酸,心疼之余,刚想要上前宽慰几句,却见一个黑影突然闪过,直接飞到周泽楷面前。

 

江波涛慌忙跟了上去。

 

“参见陛下。”那人到了周泽楷跟前,恭敬地半跪着行礼。

 

周泽楷闻言,抬头,在柔和的月光下很快就看清了此人的相貌,他愣了一会儿,很快就回过了神,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问道:

 

“我不是叫你...跟着皇后,保护他吗?你……”

 

那人沉沉低头,沉默了半响,才有些犹豫地开口道:

 

“回陛下,娘娘他……出宫了。”

 

什么?!站在一旁的江波涛大惊。他转头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周泽楷的表情,但此刻夜色已深,霜寒露重。漆黑的月色下,薄薄的雾气遮挡了年轻帝王刀刻般俊美的五官,就连表情都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娘娘他去哪儿了?”江波涛心中大叫不好,心里想着皇后娘娘真是个祖宗,没事整天就会为难他这个可怜的公公。

 

趁事情没有发展到严重之前,他必须了解事情的全部才能更好的应对当下的局面。

 

这时的他虽沉着声盘问着眼前的护卫叶修的行踪,但眼神却片刻不离的落在周泽楷的脸上,整个人精神紧绷,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小周陛下的神情。

 

被问及这个问题时,那侍卫似乎是早有准备,但看起来脸色还是有些为难,支支吾吾了半天,到底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周泽楷眉头皱的更深了。

 

见周泽楷的面色越来越不好,似乎有发怒的征兆,江波涛连忙给地上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人见江波涛眉头紧皱,立即会意,急忙伏在地上连连扣了几个响头:

 

“请陛下恕罪!都是微臣的错!是臣没有拦住皇后娘娘!才让皇后娘娘去了……”

 

“去了哪儿?”周泽楷冷不丁出声,声音中寒意渗人,冰的那侍卫浑身一哆嗦。

 

今夜叶修未能如时赴约,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会不会是出宫遇到危险了?!

 

“去了、去了……”那侍卫见这时天子之怒已然蓄势待发,磕在地上的声音越来越响。

 

半晌,他才结结巴巴道:

 

“皇后娘娘他……去了青楼。”

 

 

 

 

 

榭香居,雅间内,三人相谈甚欢。交谈激烈处,一时间竟忘了时辰。

 

“文州,真是辛苦你了。”收尾时刻,叶修收起喻文州递给他的信纸,看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感激。

 

“皇后娘娘客气了。”喻文州动作优雅地收起地上残存的纸屑,将他们一贯倒入了油灯跳跃的火苗中,转念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

 

“此事...除了咱们,暂且愿无第四人知晓。”

 

“明白明白。”

 

此话一出,黄少天第一个跳出来举双手支持。

 

“天都这么晚了,我该回去了。”叶修起身,站在窗前望了望天边的月色,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

 

“也是呢,回去太晚,陛下该担忧了。”喻文州在一旁凉凉道。

 

叶修:……

 

糟了!

 

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叶修转身一个马步冲了过去,也不顾一旁喻文州和黄少天满脸惊讶的表情,一把捞过座位旁边的外套,健步如飞“地呲溜”一下向门的方向冲了过去。

 

只不过还没等他将门拉开,眼前的木门便“哄——”的一声自己倒了。

 

门被踹开了。

 

见到门外的那个人地一瞬间,叶修整个人都呆愣在那里,体内的血液瞬间凝固。他努力想要走上前,摸摸那人的脸,安抚一下,然后跟他好好解释一番,却发现此时自己的身体仿佛僵住了一般,一动也动不了。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人冷着脸站在门口,不发一言的扫视着四周,最后将视线死死地定格在自己的脸上。

 

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叶修呼吸一滞,心里忽然疼的难受。

 

他一直都知道,周泽楷寻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那双清明澄澈不含一丝杂质的双眼早已告诉了他。

 

——他要他的真心。

 

 

 






5500字!中午写到楷楷捉奸在床的时刻了!(*/ω\*)*





评论(81)
热度(588)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 玖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