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叶

【周叶】皇后圈养计划(十四)


- 原著背景,周叶双穿越

- 皇帝周×皇后叶,架空王朝

- ooc

以前忘记标注,现在补充:

本文双洁,含生子,注意避雷

前文指路: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寝殿内,叶修全身光溜溜地趴在大床上,裹紧被子等待那人的到来。

 

秋后算账不怕晚。叶修此刻不得不承认,他当真是看走了眼。事到如今覆水难收,引狼入室的恶果叶修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自己默默担着。

长江后浪推前浪,周泽楷这小子平时看着挺老实,万万没想到他里芯子竟然是个闷骚货。

 

居然在暗地里偷偷觊觎前辈的肉体!

 

想到这儿,叶修心中愤然,无力地举起拳头朝着旁边的枕头狠捶了几下,之后蹬着腿整个人平躺在大床上。

 

再怎么愤慨也掩不住内心不断涌入的丝丝喜悦。

 

出师万般利,叶修这刚一脚迈进感情的大门,就被他撞上了一场两情相悦的美事。历数古往今来千秋万代,人生赢家也不过如此。

 

该拿的荣耀拿了,该怼的人也怼了,现在连喜欢的人也十有八九对他“动机不纯”。

 

他乡遇真爱,终成鸳鸯配。多么浪漫的一件事。

 

小年轻的攻势太迅猛,球也打又直又快,叶修作为被动的一方,在这场名为“感情”的博弈中,简直是被周泽楷攻的落花流水,毫无反击之力,三下两下的就丢盔弃甲动了心。

 

人帅是一种资本,但却不是一个人全部。而其中最要命的,是这个人不仅帅还行动力max。不仅仅是纸上谈兵,而是懂得采取润物细无声的攻势,无需多言,只靠日积月累的行动,专注深情的眼神,温柔备至的呵护,就足以让另一个人自投罗网,坠入感情的深渊里拔不出来。

 

周泽楷就先天具有这样的优势。

 

可还没牵个小手亲个小嘴就直接上本垒,这对将近三十年都没有爱情滋养的叶修来说委实发展得太快了些。

 

说白了,不是叶修不愿意,而是身为小处男的他根本就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哒哒哒”外面的脚步声响起,叶修心道终于来了,立马作势收敛了笑容,侧着身背对着床沿外侧,再次紧了紧自己的被子。

 

事前都不跟他商量商量,他要是让这小子“奸计”得逞,免不了下次得寸进尺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周泽楷刚进来时见床上的人背对着他躺着,没有一点动静,以为叶修是睡着了,就猫着身子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细细地盯着床上的人看。

 

叶修感觉到身边人熟悉的气息,睫毛不自觉地抖了抖。

 

原来没睡。

 

周泽楷下判断的同时,心里不禁泛起一阵难过。

 

平时每天他回来晚了,叶修都会坐在桌边挑灯等着他。即使有时候因为太晚困得睁不开眼,也是单手拄着脑袋伏在桌边小憩,等他批完奏折回来后再由自己把他抱上床。

 

现在看来,叶修这个时候装睡,分明是想躲着自己。

 

思虑至此,周泽楷慢吞吞地脱掉衣服,略委屈地蹭上床,动作熟练地钻进了被窝,从身后环住了床上的人。

 

好香……

 

刚一躺下,一股沁人的花香扑面而来。

 

周泽楷嗅着这空气中飘散的好闻的味道,一只手揽上叶修的腰身,刚想若无其事地说几句话来缓和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却突然感觉今天手部的触感有点怪。

 

又滑又嫩...真好。

 

周泽楷想起以前妈妈逼着他一起看的宫斗剧,突然反应了过来,心里发出满足地叹息。

 

殊不知正在被后辈轻薄的叶修此时的耳根早已红透。

 

“手给我老实一点!”一双温热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摸来摸去,眼看着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渐渐有了渐抬头的趋势,叶修最终忍无可忍,涨红着脸低声警告道:

 

“不许再动了!”

 

“哦。”周泽楷闻言,委委屈屈地缩回手,听话地僵着身体一动也不动。

 

“叶修没穿衣服。”不大一会儿,见叶修又不搭理他了,周泽楷忍不住厚着脸皮出声道。

 

“还不是因为你!”叶修一听,立马挣扎着脱离环在腰上的桎梏,翻过身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个故作无辜的“罪魁祸首”,大怒:“不是你让我脱光了‘侍——寝——’的吗?”

 

“侍寝”二字叶修在说的时候故意拖长了音,颇有一番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一大老爷们居然还被逼着洗花瓣澡?

 

“不是!”

 

周泽楷见此番试探失败,计划接连败露,此刻脑子飞速旋转,想找一个借口随便搪塞过去:

 

“朝臣们说,没有嫡长子……皇后生。”周泽楷急急辩解。

 

生你大爷!

 

“我是男人怎么可能生孩子?”

 

叶修一听这话,心想周泽楷现在都敢骗自己了,气急反笑,神色瞬间变冷:

 

“小周你现在真是翅膀硬了,都学会骗人了。”

 

他一直认为,恋人之间的彼此坦诚是最为重要的。

 

“我没有!”若之前周泽楷还因用着这个借口来掩饰自己真正的目的而感到有些心虚,但现在听到叶修开始对自己的人品产生怀疑,一时间急得不行:

 

“这个时空!可以生!”

 

见眼前的人急得满头大汗,原本黑亮的眸子里此时写满了不安与难过,脑袋也耷拉着,看的叶修着实有几分于心不忍。

 

其实仔细想想,这个朝代之所以能容纳男妃,肯定是有一些异于他乡原因,而目前周泽楷说的这个解释似乎还算合理,叶修也就不疑有他,当即就信了几分,连说话的语气都软了下来:

 

“真的?”叶修狐疑地问。

 

“嗯!”见叶修信了自己,周泽楷开心地伸手抱住,在他身上蹭了蹭。

 

“所以……这次这个‘侍寝’,是为了堵住众位大臣的嘴?”叶修松了口气,“侥幸”逃过一劫他本该庆幸,可不知为何,在自己得到了这个最符合常理答案后,心里又觉得空落落的,压抑得难受。

 

“不是。”

 

周泽楷平日不爱说话,可能是上天给予他的补偿,他对别人的情绪生来就以一种特殊的敏感度。感觉到怀中的人似乎情绪有些低落,似乎是因为自己想要隐瞒私欲的想法不经意地伤到了叶修,周泽楷再也不忍心继续骗他:

 

“不全是。”他轻声说。

 

说给叶修,也说给自己的心。

 

叶修听见了。

 

他只觉得此刻他胸腔里那颗炙热之物在咚咚、咚咚、咚咚地舞蹈。

 

跳的非常快。

 

“叶修。”晃神之中,周泽楷低沉磁性的嗓音穿破他的耳膜,两个人的距离极近,那声音酥的叶修整个身子都麻了。

 

意外总是来的太快。下身的胀痛通过感官神经直冲大脑,表白的话刚到嘴边,本就紧张这下就更说不出口了。周泽楷憋的满脸通红,眼神四处游离地乱瞟,一时间不太敢看叶修。

 

周泽楷简直是很郁闷,超级郁闷。

 

大好的告白机会就这么给破坏了。

 

“难受。”小周陛下的嗓子都哑了,忍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架不住身体最真实的叫嚣,满脸渴望地向叶修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眼神。

 

“噗。”

 

顶在自己股间的什物逐渐硬挺,叶修的感受或许比周泽楷还要强,而且在此期间周泽楷还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蹭,一双手也不老实,在叶修藏在被子里赤裸光滑的身上乱摸乱捏。

 

“小年轻就是火力壮。”叶修看着周泽楷脸都憋红了的可爱反应,忍不住打趣道。谁知还没等叶修得意够,周泽楷反手就是一个猴子捞月,一把救握住叶修半硬的下身。

 

“前辈也硬了。”周泽楷满脸兴奋,像是发现了什么新事物,纯洁又似坏笑地冲叶修眨眨眼。

 

叶修被他看得老脸通红。

 

“叶修,”周泽楷低声唤道,“帮我。”

 

“小狼崽子。”叶修骂了一声,心里对周泽楷想让他干什么明镜儿似的,一只手顺从地伸向某人的下半身,直到握住那硬物,然后缓缓律动起来。

 

周泽楷被他弄得舒服地哼了几声,也不光顾着自己享受,大手握着小叶修也逐渐加快了动作。一时间帐内心跳喘息声皆有之,暧昧的气息弥漫到整个房间,听得窗外的月亮都羞地将脸遮在了云里。

 

约莫一个小时后,两人齐齐发出一声叹息,相拥着疲累地瘫倒在床上。

 

“小周。”喘息之余,只听叶修突然出声,声音却轻的不行,像是一缕烟雾,随时都可能飘远。

 

但周泽楷还是清晰地捕捉到了。

 

“你有没有想过...随便找个妃子生个孩子?”叶修藏在被子底下的手渐渐攥紧,淡定语调下遮住了内心的紧张:

 

“这样他们大概就不会逼你了。”

 

以李灵儿的父亲李太师为首的那些大臣们每天在朝堂之上嚷嚷着“国本”与周泽楷做对的这件事,叶修是知道的。

 

他又何尝不明白,朝堂的形势如此诡异复杂,周泽楷每走一步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他家小周现在的处境可谓是相当艰难。

 

况且周泽楷不是天生的同性恋。叶修一直以为,如果不是这次穿越,周泽楷本可以好好地坐在荣耀第一人的宝座上,接受着大把鲜花和掌声的礼赞,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夺得无数次令人艳羡的荣耀,然后和一个优秀的女孩子交往、恋爱,甚至结婚。

 

只要待在原来的世界,他和周泽楷根本就不会有过多的交集。

 

但此过程中,却出现了一些不可控制的意外。

 

一次穿越,让他们这两条本不相交的平行线命运般的交叠在了一起。

 

叶修也是人,在面对感情时也会像普通人一样本能的患得患失。他现在虽然可以确定周泽楷对他的确抱有某些“好感”,但在没正式确定关系之前,他依旧无法安心,依旧会忍不住试探对方对他的感情。

 

但令他庆幸的是,在他话音刚落的一刹那,周泽楷似乎明白了他的心中所想。

 

“不会。”周泽楷语调温柔,眸中映着的满是他的倒影,片刻也不离的,仿佛用一双眼就圈住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不想跟别人,”叶修听周泽楷如是说。

 

“只想跟你。”











闺房日常,小周告白进行时罒ω罒

该来的总会来,我们循序渐进(❁´︶`❁)




评论(52)
热度(590)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周叶不离🔫群:563904234

© 玖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