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叶

【周叶】皇后圈养计划(十三)


- 原著背景,周叶双穿越

- 皇帝周×皇后叶,架空王朝

- ooc

以前忘记标注,现在补充:

本文双洁,含生子,注意避雷








日薄西山,漆黑的夜色如浓墨渐渐铺洒被夕阳映红的天空。各宫殿内燃起灯火,不过须臾,偌大昏暗的屋子就被点点聚集起来的烛光照地满堂亮。

 

周泽楷还在养心殿内借着烛光批阅奏折。

 

早已经习惯了现代白炽灯的明亮,长时间的聚精会神,暗淡的灯火早已让有些使用过度的眼睛干涩不已。周泽楷放下手中刚下印朱批的折子,伸手按了按太阳穴,阖着双眼侧身靠在龙椅上闭目养神。

 

如今朝中势力错综复杂,周泽楷刚学着处理政务不久,虽然凭借着原主本身对政务的敏感度省事了不少,但他并没有原主的记忆,所以在面对“怎样平衡朝中势力”这个问题时,还是略微显得有些有不足。

 

自从那次叶修被后宫的女人暗害之后,周泽楷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这个时代“人吃人”的可怕。

 

他和叶修两个人是来自不同时代的异客。平时言行举止一再小心,但架不住他们的根源从未接受过这个时代的沃土滋养,受现代人思维模式的影响,不免做出一些别人看起来“奇怪”的举动。

 

事后回想起来,他和叶修两人之所以相处了这么久都不曾对对方产生过怀疑,到底是因为他俩同为现代人,彼此对对方的偶尔“怪异”举动都能互相理解,只缘身在此山中,花非花雾非雾,所以即使有了异常也看不太分明。

 

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能在宫里活下来的人都是“人精”,察言观色的本领一流。不说平时在乾清宫跟他们朝夕相处的宫人小侍,就江波涛等人看来,他俩的行为就几乎是漏洞百出。

 

周泽楷甚至怀疑江波涛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

 

不过怀疑归怀疑,周泽楷也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而且日子久了,江波涛也没做出什么要揭穿他这个“冒牌货”的举动,反而对他照顾有加。周泽楷也不是没事找事的人,心里明白不被揭穿的话对于双方来说或许都有利益可图,一夜之间突然改变那才是打草惊蛇人,所以最后他也就把心放到了肚子里,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但是那一次的意外事故,是真真让周泽楷产生了害怕这种情绪。

 

在看到叶修落水的一刹那,周泽楷是生平第一次这么渴望融入这个世界,想要站到这个世界法则的最顶端。

 

当一个男人有了穷尽生命都想要拼命守护的东西,任何事物,任何人,都不能阻挡他想达成目的的脚步。

 

事后周泽楷特意请教了江波涛,希望江波涛能好好为他讲讲这个世界的事来改变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现状。

 

不出所料,从江波涛那里,周泽楷得知了不少十分有利的信息:

 

现在的大昼朝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太平。

 

据江总管言:自周泽楷上一任皇帝起,大昼的邻边附属国就渐渐势起,各国势力蠢蠢欲动,隐隐有种想要脱离大昼掌控的趋势。

 

而这十方属国之中,以凌昭国最为势盛。

 

凌昭位于大昼西南方。该国土地肥沃,水草丰美,平原众多,前几年适逢风调雨顺,各种农作物长势喜人,几场大丰收让凌昭的国力早已今非昔比,上了不止一层楼。

 

仓廪充实则民心安稳。百姓生活富足,凌昭统治者的野心也随着国家的强盛安泰涨了起来。如今的他们已有能力自己招兵买马,不再需要大昼的庇护,不用再过着向他国进贡苟且偷生的屈辱日子。

 

除凌昭之外,其他一些国家也不算安分。像大昼东南部的楼腾,前几年明里暗里在两国边境地区多次挑衅滋事,几次被大昼驻扎东南边陲的军队给挡了回去,却贼心不死,几乎是百战百败、越败越战。

 

还有大昼东北部的袭月。袭月位于大陆东北地区,地广人稀,气候寒冷。常有土匪强盗出没,边境地区杀人抢劫事件年年数不胜数,此等状况连年不息,渐渐谣言纷起,说袭月国是受了上天的诅咒,近之必招致灾祸,直接导致大昼东北边境地区人心惶惶,很少有人愿意迁移到此处开垦山林。

 

事虽都是芝麻大点的小事,但对于一心想统一天下的大昼而言,这些尚有一些主权的国家都是阻碍统治者实现其理想宏图的巨大隐患。

 

更何况除了这些附属邻国外,还有北方的戎族在一旁对大昼广袤疆土和物华天宝虎视眈眈。

 

附属的邻国和少数民族虽并不安分,但总体而言都是外患。排除他们,光说大昼朝的内部,当朝的局势就可以用诡谲莫测来形容。

 

朝中势力现分为三流。

 

以左丞相喻文州、右丞相王杰希为代表的、均是皇帝的亲信近臣。这些人多为新兴贵族,大部分是老皇帝一手提拔,平时直接听命于皇帝,帮助皇帝打击朝中各种结党营私的不轨之臣。

 

而李灵儿的父亲李国贤则为当朝太师,其祖父是三朝元老,位高权重,吸引了很多攀附权贵的世俗之人。故此李家这几代在当今朝堂之上,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盛极一时风光无俩。

 

可无奈这无上荣宠的背后,李家近些年渐渐贪心不足,竟开始在暗地里培养自己的势力。从科举到朝堂,不少人受到李家恩惠,都牵了这股线上了这条船。这股势力发展到今天,已隐约有了和皇家分庭抗礼的架势。

 

这最后的一派当属以儒学泰斗欧阳泰为首的“清流”。

 

在许多人眼里,这股势力一直是“中正”的代名词,在朝中被称为“中立派”。虽然这“清流”中多为谏官学者,但如今大昼朝重视教育,每年赴京赶考的科举考生约近40万,高山仰止,慕欧阳大师大名而入仕的学子绝不在少数,所以这股势力中即使没有什么“一人之下”的权臣,但在其他两股势力得眼里,都是不可小觑且竭力拉拢的对象。

 

更令周泽楷这位新上任的“皇帝”头痛的是,越深探究越就能发现:

 

这前朝后宫,简直就像密林里的老树一样,结构复杂不说,无数的枝枝叉叉盘枝错节在一起,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妄动。

 

船到桥头自然直。周泽楷甩了甩头,将政务上的烦恼尽数抛到九霄云外。思绪飘了飘,想起自己今晚的计划,心中又是一紧:

 

“江。”周泽楷地声音从江波涛的耳边悠悠响起。

 

“怎么了陛下?”江波涛正杵在一旁偷闲着打盹,听到周泽楷忽然叫他,睁眼发现天色已不早,小周陛下还没有用过晚膳,以为他是饿了,急忙弯着腰凑了过来。

 

“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周泽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微不可察的紧张。

 

“啊?”江波涛乍一听到这话,脑子一懵,半天也没转过来。

 

“敬事房……”周泽楷抬头见他满头雾水的样子,好心地出声提醒,心里嘀咕着还是原来世界的小江好,这只小江的无论反应能力还是理解能力都有待提高。

 

简直不要太坏,非要自己把这么羞人的话说出来!

 

“啊!”江波涛经这么一提醒,终于想起来了。他满含深意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心中恍然大悟连连暗道原来陛下是这个意思。

 

不过男人嘛!江波涛表示绝对能够理解。

 

毕竟以他们陛下现在这个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火气旺盛的时候,需要以某种渠道宣泄生理需求这点再正常不过。

 

周泽楷是皇帝,身上还肩负着为皇室开枝散叶的重大责任。这些天周泽楷借着身体未恢复的由头不肯去后宫,前朝已是非议不断。如今他身体好了,还主动提出要敬事房呈上来各宫娘娘的绿头牌,江波涛简直想要扑通一声跪倒,抱着周泽楷的大腿为越来越“懂事”的皇帝陛下的摇旗呐喊。

 

这边江波涛会了意,立刻派人去传了敬事房的人。被遣派出去的人腿脚也快,不一会就带着敬事房的公公赶了过来。

 

那位公公一进来,多日闲来无事的他简直要泪眼汪汪,心想着今日他们敬事房终于要重现昨日辉煌了,急忙激动地向小周陛下行了个礼,眉开眼笑地将装有绿头牌的托盘往前一递:

 

“请陛下翻牌子。”

 

周泽楷闻言,“嗖”地一下站了起来,似乎有些急不可耐,绕过檀木桌在那盘子上巡视了一圈。

 

齐淑妃、容德妃、云嫔、金贵人……

 

一个个名字在周泽楷眼前晃过,周泽楷的心越来越沉,眼神也黯淡了下去,独独不见他心中所想的那个名字。

 

周泽楷一遍过滤完毕,确定这里确实是没有叶修的名字,查到最后他略微幽怨地望了那位公公一眼,转身泄气般一屁股坐回龙椅上,扭过头不肯再搭理人。

 

居然把他的皇后落下了!他要有小情绪了!

 

江波涛见他们陛下这副样子,猜测着周泽楷十有八九是生气了。他往那些牌子中一看,果然如他所料,那里面没有他们皇后娘娘的大名。

 

江波涛心里叹了口气,善解人意地凑到周泽楷身边开口询问道:

 

“陛下可是想召皇后娘娘?”

 

周泽楷紧紧抿着唇,瞥了他一眼,略微矜持地轻点了一下头。

 

“这些牌子中为何没有皇后娘娘?”江波涛又问敬事房的那位公公。

 

“回江总管,”那人也精,见到陛下不太高兴,在江波涛问他时连忙惶恐地跪下,解释道:“皇后娘娘自从落水后一直身体不太好,并且刚从冷宫里迁出没多久,就……”

 

“加上。”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周泽楷突然出声,神情严肃不容拒绝。

 

禧公公抬头,惊讶地看了他们陛下一眼,连忙道“是”。

 

周泽楷这边满意了,笑容也挂在了脸上,小小欢呼自己的实现“人生一大喜事”计划已经顺利推进了一半,兴奋地跟个孩子一样。雀跃之余回过神,见自家总管和敬事房的禧公公正一脸奇怪地望着自己,毕竟长这么大还是个“小处男”,内心又不禁羞涩了起来。

 

“今晚...要皇后侍寝。”周泽楷委婉而又腼腆地向敬事房公公表达了自己小小的期盼。

 

“遵旨。”禧公公知道今日小周皇帝算是已经亮明了态度,心中对以后这后宫的局势大概有了推测,退下后慎重地跟底下人交代了皇后侍寝的相关事宜,马不停蹄地召集了一派人手,领着人一齐向乾清宫进发。

 

 

 

 

 

 

 

叶修是被一阵阵道喜声给直接吓醒的。

 

午间睡得迷迷糊糊刚睁开眼,方锐和魏琛两张放大版的脸就直生生闯进他的视线,吓得叶修差点当场就从床上跳了起来。

 

被无故吓醒的叶修六神未定,神情恍惚地悠悠坐起,心中庆幸在他身边伺候的人多亏不是王大眼,否则他的心脏病可能都会被吓出来。

 

之前是不敢打扰,这会儿禧公公见皇后娘娘醒了,立马挤开围着的人群,跺着轻快的小步子来到叶修前,微微一鞠躬:

 

“恭喜皇后娘娘。”

 

啥?你恭喜我啥?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的叶修揉了揉眼,一脸茫然地望着眼前笑地花枝烂颤的人,心里不禁泛起一阵恶寒。

 

叶修认为他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起,每次遇到新的人和事,都有无数的“惊悚”在等着他。

 

飞来横祸不过如此。他似乎就没有一次不倒霉的。

 

他超准的第六感告诉他...恐怕这次也不例外。

 

“恭喜皇后娘娘,陛下刚才下了旨...”这位公公有意无意地顿了顿,笑容瞬间更大了:

 

“……今晚召您侍寝。”

 

“什么?!”叶修表示风太大了他好像听不太清楚,“你再说一遍?”

 

哥是不是还在做梦?

 

一定是噩梦没醒,接着睡好了!

 

叶修想着,立马仰头一倒,轱辘了一圈,整个人又蒙在了被子里。

 

“娘娘这……”禧公公被皇后娘娘突如其来的“龟缩举动”给瞬间整愣了,一张笑脸立马变成了苦瓜脸,不知所措地向方魏两位公公投去求助的眼神。

 

果不其然,方锐魏琛被禧公公的“如丝媚眼”盯得浑身一阵恶寒,禧公公的目的算是达到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用手势示意那帮兢兢业业站在那里等着伺候皇后娘娘沐浴更衣的小侍们,让他们不用客气就直接上。

 

紧接着毫不意外的,在乾清宫门外当差的侍卫就听见殿内传来一阵哀嚎,声音惨烈程度不下于刑场——

 

“我靠!你们要干什么?!别扒哥衣服啊!你们快放手、放手!你们要带我去哪儿?啊……”被强行扒了个精光并且即将被抬去沐浴的叶修此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周泽楷你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是哥看错你了!

 

说好的只陪睡不侍寝呢?

 

骗子!大骗子!

 

被强行推到汤池泡花瓣澡的叶修简直欲哭无泪。

 

 

 








这章主要科普设定...以及 @月鳞🍀  还债啦( ̄ิ∀  ̄ิ๑)!


评论(72)
热度(602)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周叶不离🔫群:563904234

© 玖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