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叶

【周叶】皇后圈养计划(十二)


- 原著背景,周叶双穿越

- 皇帝周×皇后叶,架空王朝

- ooc

以前忘记标注,现在补充:

本文双洁,含生子,注意避雷








乾清宫内,方锐和魏琛恭恭敬敬地站在皇帝陛下面前,两人的表情都相当严肃。

 

“两位公公,近些时日照顾皇后殿下辛苦了。”见无人打破沉默,江波涛率先站了出来,脸上挂着一成不变的温和笑容。

 

“小李子,”说着,江波涛朝殿内左边角落里待命的一个小公公招招手,“去把今年新上贡的碧螺春给两位公公端上来。”

 

“喳。”那人应了一声,手脚格外利索,不到一炷香的功夫就将茶给呈了上来。

 

“江大总管您看您说的哪里话?”魏琛是个老狐狸,在宫中混迹多年。这次他和方锐两人得皇帝陛下单独召见,情势很是诡异,心里一算就知此次事情事情绝对不简单。

 

但毕竟魏琛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油条,即使心存疑虑,他也不会当面直白提出,而是揣着心中的疑惑笑呵呵地和江波涛打起了太极:

 

“伺候好主子是奴才们的本分,能伺候皇后娘娘,是奴才们三生有幸。”

 

“是的是的,不辛苦不辛苦,”方锐和魏琛一起领了茶谢了恩,端着茶细细嘬了一口,心想这宫中进贡的贡品茶就是好,口感香醇入口味道极浓。这要是让他天天喝上一壶,非得把他美死不可!

 

品完茶,两人也知道时间差不多了,看着上座皇帝陛下欲言又止的模样,深知皇帝陛下真实性子的方公公和魏公公心想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表面上看起来温和无害的皇帝陛下,也不多言其他,直接切入了正题:

 

“不知陛下唤我们前来,所为何事?”方锐开口询问道。

 

但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

 

让周泽楷决策可以,但想让他啰里啰嗦的给你解释一大段内容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周泽楷闻言,向江波涛投去求助的目光。

 

江波涛跟了皇帝陛下这么久,哪还能不知道他们陛下的那些小心思。他暗暗给周泽楷比划了一个手势,让他稍安勿躁,然后自己挺身上前:

 

“二位公公平时跟在皇后身边,应该也见着了咱们陛下对皇后娘娘的心思,”江波涛走到两人中间,亲自给方锐和魏琛一人奉了一杯茶,“可能他们俩人之前...是有一些误会。但现在,郎有情君有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差的也就是一点时间和一些契机。”

 

“总管和陛下的意思是...让我和老魏去创造这个契机?”方锐脑筋一转,立刻反应了过来他这是话中有话。

 

“嗯。”还没等江波涛张口,那边周泽楷却率先开启了“抢答模式”,一边赞许地点头一边满脸期待地望着方锐,炯炯的目光最后把一向脸皮最厚的点心大大看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陛下也太看得起我和老魏了吧?”不消片刻,方锐仔细琢磨了一番,还是觉得此事不太靠谱:“奴才感觉皇后娘娘要是知道了此事,非得把我和老魏生劈了不可...”

 

“没错没错,老夫深以为然。”老魏摸着茶杯,眼神深沉地瞥了江波涛一眼,端着架子不肯答应。

 

“更何况我方锐一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方锐对着魏琛挤眉弄眼,继续陪着他装模作样,“奴才对皇后娘娘忠心耿耿,阶级立场不能变啊。”

 

“我们是绝对不会背叛他的!”最后为表“忠心”,匍匐在地的两人异口同声地喊道。

 

此情此景,甚是感天动地。

 

听得周泽楷既是着急又是欣慰。

 

不过,尽管满意于他们俩人的“忠心耿耿”,但周泽楷让他们二人干的毕竟不是危害叶修的坏事。

 

要是到嘴的媳妇儿因为他们俩个的不配合飞了,他上哪儿哭去啊?

 

“五盒天竺进贡来的烟草和十坛西域上品贡酒。”周泽楷思考了一会儿,突然伸出修长的食指,在一个奏折上敲了敲。

 

那奏折赫然是今年各国的贡品清单。

 

“哎哎哎,”魏琛一听,小心肝猛地一颤,紧接着他连忙向后退了几步,摆了摆手,眼神中充满警惕:

 

“我说陛下,您可别诱惑我了啊,香烟美酒这个计策不好使的,老夫做人是很有原则的!”

 

说这话的时候魏琛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皇帝陛下赐的那肯定都是顶好的烟酒啊!拒绝了这些无疑等于是在魏琛身上一刀刀地割肉!

 

但此时贼心已死,魏琛颓废地表示今天自己出了这个门很有可能看淡了世间沧桑和人心险恶。

 

“这种贿赂是动摇不了本公公的决心的。”方锐脸上的表情无比严肃,借着衣服的遮蔽伸手狠狠地拧了一下魏琛的大腿。

 

“哎呦!”魏琛哀嚎了一声,转头一脸幽怨的望着方锐,被后者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十箱黄金,会派人送回家里。”周泽楷见香烟诱惑不成,也不着急,继续悠哉地加码放大招。

 

“这...老夫是那种见钱眼开的人吗?”魏琛的声音有些迟疑,显然十分犹豫。

 

“就、就是嘛。”方锐倒吸一口冷气,也没刚开始那么淡定,声音开始哆哆嗦嗦。

 

这两人竟还在垂死挣扎。

 

周泽楷长叹一口气,最后不得不祭出杀手锏:

 

“两块免死金牌,再加两块自由宫门的令牌。”

 

我去他妈的原则!

 

方锐魏琛恨不得立马冲上去抱住对方大腿嚎啕大哭,仿佛遇到了知己。

 

这小皇帝表面上看起来人畜无害,可手段是真高,实在是高。

 

叶修怕是要再一次栽在他手里了。

 

常年在宫中阅尽世态炎凉的两位公公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了几分复杂的意味。

 

“咳咳,”于是在周泽楷和江波涛的注视下,方公公清了清嗓子,脸上地表情变得很快,当即就挂上一副“谄媚狗腿”的笑容,“陛下和我们娘娘站在一起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美人配俊郎,必须在一起啊。”

 

周泽楷开心地点点头,看起来十分受用。

 

“陛下您放心,像陛下这种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英俊潇洒年轻有为的帝王,想来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像这样的绝世好男人,我们娘娘要是不好好抓住机会,凭借老夫多年来的经验来看,他将来一定会后悔的。”魏琛不动声色地拍着马屁,瞧也不瞧旁边对着他龇牙咧嘴一个劲儿鄙视的方锐大大。

 

“所以……”江波涛一看事情这是要成了,赶紧出来接话,准备将双方合作一锤定音。

 

“这事就包我俩身上了!”两人嗓音洪亮地向主位上的人齐声保证。

 

“嗯。”周泽楷得到令自己满意的答复后,朝江波涛使了一个眼色。江波涛接收到皇帝陛下发来的“讯息”,立马会意地拍了拍手,接着就有几个小侍抬着箱子端着盒子走进了内殿。几个人当众打开了箱子,只见里面全是大把大把的金银珠宝,看的方锐魏琛两人眼都直了。

 

“替朕好好照顾叶修。”小周陛下神色肃穆地对两人说。

 

现在一想到乾清宫寝殿躺着小憩的那个人,周泽楷心里简直要柔成了一滩儿水。

 

“放心吧,陛下。”闻言,方锐和魏琛立马收敛了刚才玩笑的心态,神色也愈发认真,“就算拼了我们二人的性命,也不会让皇后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好。”

 

得到了方魏二位公公的保证,周泽楷也算是松了一口气,之前密布在胸口的乌云也一一尽数散去。

 

精诚所至,周泽楷相信他和叶修终会有一天云消雨霁、守得云开见月明。

 

“那朕该怎么做?”既然用了人,自然不能把人在那边白白撂着。周泽楷追妻心切,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也知道方魏二人鬼点子多,丝毫不介意向两位公公虚心讨教。

 

“这个嘛...”魏琛眼珠一转,瞬间有了主意,也不顾周泽楷着急,故意放慢语速卖起了关子:

 

“说起来,也很简单。”

 

“是什么?”

 

周泽楷闻言,一下子来了精神。

 

只听魏琛嘿嘿一笑:

 

“感情这个东西嘛,光温火慢炖是万万不成的。”

 

周泽楷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觉得魏公公说的很有道理。

 

“适当的时侯,必须给他来一剂猛药。”魏琛搓了搓手,心中的坏水不断地往上冒,看向小周陛下的眼神也变得无比意味深长:

 

“生米煮成熟饭,煮熟的鸭子插上翅膀也难飞了。”

 

方锐接过话,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竟是想到一块去了,露出的笑容简直一个比一个猥琐,看的江波涛背后凉飕飕的。

 

他们真可怕。江波涛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还没等他缓过劲,江波涛刚想嘱咐周泽楷几句,定睛往他那边一看,就十分惊悚地发现他们的小周陛下不仅不谴责方魏二人的“心思不轨”,还听话地拿起笔“刷刷”几下把二位“情感大师”今日所讲述的精要部分无比认真记录了下来,接着便单手撑起脑袋陷入了沉思。

 

江波涛为皇后娘娘日后的经历狠狠地心疼了一把。

 

 

 

 

 

 

但是显然,这边正在静心养病的叶修根本就不知道以自己身边“方魏二人”为首的一伙人正在背后偷偷地“算计”他。

 

叶修懒洋洋地躺在床上,全身心放松,任太医给他把着脉。

 

“怎么样了?”周泽楷坐在床边向太医紧张地询问道,他瞥了一眼叶修,见床上的人最近还算听话,没有出去瞎跑,担忧的心情瞬间明媚了不少。

 

“娘娘的身子如今已是大好。但药吃多了到底伤身,故而不必继续用药了,只需要吃些温和的补品即可。”

 

太医收起把脉的工具,见陛下问起皇后娘娘的病情,附下身半跪在地上回话。

 

“嗯。”周泽楷应了一声,刚想挥手把他打发下去,自己好和前辈细细温存一会儿,突然间想起了一个事儿:

 

“前些日子朕不幸遇刺,身体有些抱恙。”

 

周泽楷用眼神安抚着闻言一心挣扎着想要爬起,细细查看他身上有无伤口的叶修,心脏因着自己不为人知的小心思犹如擂鼓,强忍着紧张对太医沉声说道:

 

“王太医可否帮朕看看,现在身子是否好全了?”周泽楷破天荒一次说了这么多的话,引得床上的叶修一脸惊讶地望着他。

 

王太医闻言,惶恐地接下旨。

 

说起这个王太医,也算是一个命运多舛的人物。

 

王太医本命王昀,年轻的时候曾有幸跟着师傅给先帝御诊。但自从先帝驾崩,宫里的老太医嫉妒他年纪轻轻医术就已经到达了一个境界,联起手来排挤他,自此之后他便再无机会近身侍奉过帝王,平时只给后宫里的嫔妃娘娘们问问诊。

 

因着他跟魏琛是多年的好友,此次他能够照料皇后娘娘,于他而言已是天大的恩赐。

 

王昀小心翼翼地为皇帝陛下诊着脉,整个过程无比认真,不敢有一丝怠慢。

 

皇上龙体非同小可,不管是作为太医还是为人臣子,他绝不能出一丝错漏。

 

诊脉完毕,见龙体无恙,王昀深深地出了一口气,再次屈身跪地,面露喜色地向小周陛下恭敬地禀告:

 

“陛下龙体康健,无一丝后遗症出现的症状。”

 

“赏。”江波涛适时出声道。

 

“小周你没事吧?”王昀走后,叶修立刻一个翻身,直起身扳住周泽楷的肩膀,让周泽楷正视着自己,眼中的担忧怎么也掩不住。

 

“没事,”周泽楷伸手揉了揉叶修毛茸茸的脑袋,语气十分轻柔,“前辈别担心。”

 

“以后多歇着,别太累。”叶修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上了碎碎念,周泽楷只是安静地听着,从来也不反驳。

 

“被人刺了一刀可不是小事,万一以后后遗症复发,咱儿可没地方哭去。”叶修突然觉得他最近好像有点黄少天上身,只要见着周泽楷,就总有说不完的话。

 

哪怕对方只是沉默着,偶尔会给他回个单字杀。

 

“前辈是在关心我?”叶修刚想继续嘱咐下去,只听周泽楷突然开口问,眼中的期待怎么也抹不去。

 

“当然了。”叶修瞪了他一眼,觉得自己之前说的话好像是白说了,眼前的人压根就没认真听。

 

但其实真是叶修错怪周泽楷了。但凡是他他说过的话,周泽楷又哪回不是如奉圣旨般乖乖听话。

 

就差把他的话编成语录天天捧着诵读了。

 

周泽楷被叶修这么一瞪,只觉春风拂面,心里跟抹了蜜一样,顿时有些心猿意马。

 

或许他的愿望...今晚就可以实现了。

 

 

 

 

 

 

 

不知道大家看没看出来,楷楷这个小腹黑正在酝酿一场“阴谋”orz

顺便打个小广告:

一个周叶群:563904234, 现在急需新鲜血液把群内天天“买买买”的风气给正回来...感觉我的钱包要被他们掏空了QAQ {丧jpg.}{大哭jpg.}{谁来拯救我jpg.}

 

 

 

评论(78)
热度(542)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周叶不离🔫群:563904234

© 玖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