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叶

【周叶】皇后圈养计划(十)


- 原著背景,周叶双穿越

- 皇帝周×皇后叶,架空王朝

- ooc

以前忘记标注,现在补充:

本文双洁,含生子,注意避雷







周泽楷迈开长腿,一步步朝这边走来。他每走一步,叶修的心便沉一分。

 

周泽楷来到众人聚集的地方,环视了一圈,最后还是把目光定格在场中那个全身湿乎乎却站的不卑不亢的人身上。

 

他不断向叶修的方向逼近,直到自己离那人只有一寸之遥。

 

终于要来了吗?

 

叶修心中紧张,平静的表象下到底还是掩盖不住心脏骤然收缩的忐忑。

 

他不知道周泽楷到底看没看见,也不知道他最终会如何抉择。

 

一个是昔日的爱妃,一个是以往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的弃后。

 

孰是孰非,不管其中的真相如何,其实全在周泽楷的一念之差。

 

你是信她,还是信我?

 

在场所有人屏气凝神,暗中观察着这场赌局的最后结果,心中各自盘算着自己未来的站队。

 

只见众目睽睽之下——周泽楷一把把皇后娘娘抱起,也不顾叶修惊呼,把人往怀里一箍,转身就走,临走前还顺便狠狠地蹬了狼狈的李贵妃一眼。

 

这举动可教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陛下——”叶修红着脸窝在周泽楷的怀里,听到背后一阵撕心裂肺的吼叫,非但没被吓到,心里还觉得意外踏实。

 

吾皇威武!

 

方锐见到此景,显然也被周泽楷这突如其来的壮举吓傻,回过神来后,急忙跟上皇帝陛下高冷任性的背影。

 

叶修一行人走之后,在场的所有人偷瞄着李贵妃的神色,低头与他人窃声私语,浑然不顾李灵儿变得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乾清宫外。

 

哎呦我勒个擦!公主抱!老夫真是瞎了眼了!

 

这是魏琛见刚进门就直奔寝殿去的两个狗男男时的唯一想法。

 

叶修好歹也是个大男人,体重说轻不轻,周泽楷抱了他一路,还是以那样羞耻的姿势,叶修就算脸皮再厚,被自己心上人抱着,心中忐忑的同时,也不禁有些害羞。

 

“小周陛下我没事...你先把我放下来吧。”刚进乾清宫的外门,叶修终于憋不住了,整个人挣扎着要从周泽楷怀里下来。

 

“别闹。”周泽楷皱着眉训斥了一句,接着又说道:“掉进水里,冷。”

 

“我怀里,暖。”

 

哎呦!这小皇帝真是太会撩了!

 

叶修不禁捂脸,却又因为自己的动作太大险些导致周泽楷失衡,急忙伸手紧紧搂住了周泽楷的脖子。

 

周泽楷抱着怀中的人走进寝室,动作轻柔的把他放到寝殿的大床上,叫江波涛唤进来早已在寝殿外待命的太医,自己却像闹别扭似的背对着叶修坐在床边。

 

“娘娘的身体如何?”江波涛一看周泽楷这番动作,心里大概有了计较,只得无奈地移步上前,赶着询问太医叶修的状况。

 

坐在一边沉默不言一语的周泽楷悄悄竖起了耳朵。

 

“夜晚本就生凉,娘娘身体素质本照常人差一些,寒气入体,需要好生将养一阵子。”太医给叶修诊了脉,恭恭敬敬地垂首答道,“微臣回去以后会给娘娘开一张方子,斟酌用药。”

 

“有劳王大人了。”江波涛微笑着送客。

 

“不敢不敢,若没其它事的话,微臣就先告退了。”说着,王太医便随江公公一同退下,把单独相处的空间留给帝后二人。

 

见旁人都走干净了,周泽楷也不肯理他,叶修伸手拽了拽皇帝陛下的袖子,表情甚是可怜。

 

“小周陛下...”

 

谁知那背影竟一动也不动。

 

“我错了,真的错了,”见周泽楷还是不为所动,叶修继续服软,“小周陛下你理理我呗?”

 

周泽楷岿然不动,显然铁了心要和叶修别扭一番。

 

不大一会儿工夫,就在叶修快要下定决心祭出色相,从后面强行熊抱人的时候,周泽楷最先忍不住了。

只听那处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错哪了?”

 

叶修一听,觉得获得原谅有戏,连忙开始解释:

 

“我不知道你瞧没瞧见,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害你的宠妃,那只是一场意外。”叶修眼珠转了转,到底也没把实情说出来。

 

其实叶修心里是想着:要是小周陛下没看见,说出来岂不是白白落下一个推卸责任的“欺君”罪名?

 

“哼。”那边周泽楷轻哼了一声,明摆着对这个回答不甚满意。

 

“还有就是我不该和你的宠妃抢位置...弄得现在我好像和她结了仇。”叶修纠结了一番,还是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他一个大男人,虽说不能被女人那样肆意踩在脚下吧,但也着实没必要跟她怄气。

 

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他明明可以去了之后放完河灯找个借口转身就走,等小周陛下到的时候他再回来。

 

说到底还是他莽撞了。

 

为了胸腔下那股隐隐勃发的妒火。

 

“是哥对不起你,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叶修!”叶修话还没说完,周泽楷终是气不过,一个翻身把叶修牢牢压在身下。

 

“你真的不明白吗?”周泽楷紧紧地盯着叶修,叶修见他这幅模样自知理亏,很明智地选择闭了嘴,乖乖待在那里任其“教育”。

 

“我气,不是因为你和她对着干。”周泽楷一脸严肃。之后他直起身,叹了口气,用手给叶修掖了掖被子:

 

“叶修不懂得好好保护自己。”

 

小周陛下抿着嘴,一脸责备地望向他,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

 

“啊?”叶修突然有点蒙。之后又立即反应了过来:

 

“你全都看见了?”

 

周泽楷点点头。

 

“防人之心不可无。”周泽楷板着脸教训道。

 

“是是是,陛下教训的是,是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陛下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吧。”知道周泽楷是在担心他,叶修也不是不知趣的人,他干笑了两声,连忙顺着周泽楷的话给眼前的人赔不是。

 

“嗯。”周泽楷见他知错能改,心里很是宽慰,伸手奖励似的摸了摸他的头。

 

感受到那人掌心的温度,叶修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别闹,好痒。”叶修假意扒拉着头上“为非作歹”的那只大手,心里却不大愿意它就此十分听话地移开。

 

“还有,”头顶上方飘来周泽楷的声音。

 

“没有宠妃。”周泽楷递给叶修的眼神无比认真,活像老实被冤枉的丈夫在耐心给妻子解释自己的“冤屈”。

 

虽然那目光看起来很严肃,但叶修偏从那小眼神中品出了几分委屈。

 

“宫殿?”说到此处,这会儿换成叶修有底气了。他挑着眉打量着周泽楷,语气中带着几分调笑:

 

“没想到堂堂一国之君,竟然敢做不敢当。”

 

“没有,不是。”周泽楷的嘴皮子功夫本就比不上常人,当初在轮回队内时候也时常靠着江波涛来帮助磨合,听到叶修的“污蔑”,生怕他误会了什么,急忙辩解道:

 

“不喜欢她,初恋还在!”周泽楷急的不行。

 

这个时代有“初恋”这个词吗?听到小皇帝的解释,叶修心中深刻怀疑。

 

“哦?”叶修本以为这个世界的小周好像要比他那个世界的能说会道一些,谁知今天看来也是那个样子。为了方便两人之间好好“算”上一笔,叶修这时也起来了,直面小周陛下,故意曲解他的意思:

 

“各取所需?”

 

“没有!”周泽楷眼见事情越来越偏离真相的轨道,心中着急一心只想着将误会解释开,也不顾及身份了,开始手忙脚乱口不择言:

 

“前辈,你听我解释!我……”

 

“不,你等会儿?”原本想看小周陛下笑话的叶修,神色轻松之余终于察觉到了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前辈……前辈?!

难道……?

 

当一个人对某项事物产生怀疑,那么解开这个疑问的一切线索即会一幕幕自动被人搜集到眼前。当所有不经意撇下的丝缕疑惑全都汇聚到一切,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有了答案。

 

叶修看着眼前慌乱俊美的青年,如注的记忆尽数涌入脑海,眼前之人的身影逐渐与本源世界那个羞涩腼腆的后辈交叠重合。

 

怪不得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小皇帝时候,总能感觉到一种不同于他人的亲切感。

 

怪不得他那些举动跟现代人那么相近,根本就不像一个古代高高在上受万人膜拜的帝王。

 

怪不得他弃那些貌美如花的美人如敝履,独独只对自己一人上心。

 

唯一的答案,已然昭然若揭。

 

沉默了半晌,因有着对这个陌生世界的迷茫,叶修终是觉得此事不能一拖再拖,决定要亲手将这个谜底揭开。

 

在周泽楷逐渐放大的瞳孔中,只见叶修试探性的出声:

 

“小周?”

 

 

 

 




 你们慌什么嘛!我也只会下下假刀子了hhh

ps:楷楷情急之下被修修抓到了错漏之处,两人要掉马啦(*/ω\*)!
 

 

 

 

评论(91)
热度(751)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周叶不离🔫群:563904234

© 玖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