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叶

【周叶】今天的龙王叶下雨了吗?


- 龙王叶×白马周,西游记paro

- 半吊子水平,看着开心就好

- 魔性ooc

 

 

 

 

叶修是一个随性惯了的龙王。

 

民间传闻:东方有龙神,常居东海一方水泽,掌万千之生灵,闲暇时也管管这兴云布雨之事。

 

奈何叶修其龙个性有些太过不拘小节,平日里素爱干的,就是窝在水晶宫那一方狭小天地中,睡睡小觉,玩玩游戏,旷日持久,不亦乐乎。就算足不出户也不觉日子无聊。

 

时间久了,天庭众神也拿他无法。不过终归是叶修自上任以来从未犯什么大错。不仅无错,前些日子长安城大旱,龙王叶冒着触犯天条的危险,先斩后奏及时排云布雨拯救了那方数百万的生灵。西天佛祖知晓了此事,大赞其有悲天悯人生死大义之怀,功大于过,特求玉帝赦免其罪并适时嘉奖,以安抚六界芸芸众生之心。

 

所以对于叶修平日的所作所为,玉帝就算知道,也经常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抗旨不尊什么的,全当抵他那一大功罢了。

 

叶修身边常伴一龙女,名曰苏沐橙。沐橙喜动,好游历。一日归,为其兄叶修彻夜大讲人间所见所闻之事,求龙王与她一同出世。奈何叶修平日懒怠惯了,任沐橙如何游说,龙王叶就是不为所动。

 

“我说沐橙...你也知道,哥这一把老骨头了,平日里给人下点雨就很吃力了,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了吧。”龙王叶的表情甚是无奈。

 

苏沐橙也不理他的推脱,反而笑意盈盈道:

 

“昨日我到了司命星君处,他说你红鸾星动,直指那东土大唐,你不打算去看看?”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何况你看看你,整日圈在这水晶宫之中,不见天日,皮肤倒是比我还白,自己的夫君皮肤比自己还好,我看以后哪个女子还敢嫁你!”

 

“不嫁就不嫁呗...”叶修暗自嘀咕,“反正我自己一个人过也挺好的...”

 

“你说这话,小心叶秋跟你急。”苏沐橙也不恼,“我记得他的龙子岁数都不小了,你这边却连个合适的对象都没有。”

 

“我倒是听说我那外甥犯了错,被玉帝贬到那蛇盘山鹰愁涧受苦去了?”龙王叶挑眉,一点也没有身为大伯的担忧。

 

“是呀。”苏沐橙答。

 

“小年轻,历练历练也好。”龙王叶满意地摸了摸下巴。

 

“叶修哥,你就陪我去看看嘛...”苏沐橙一看叶修一心想岔开话题,不得不狠心使出杀手锏:

 

“哥哥不在了...我唯一的亲人就只有你了。”说着,那双美丽的黑眸还佯挤出两颗晶莹的泪水。

 

“行行行,陪你去陪你去”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龙王叶最终还是抵不过自己妹妹的撒娇,败下阵来。

 

他最看不得这个小妮子哭了。

 

于是两人腾云驾雾,一路西行,不久便来到了长安城城郊一处无名的荒山上。

 

“叶修你看,这人间的确有人间独有的灵动之美。”苏沐橙身影灵活地在这山川草木之间穿梭,叶修看着她,不禁暗叹时光如梭,当初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一下子都长这么大了。

 

“哎?有人来了!”一听到前方有声响,苏沐橙立马窜了回来,和叶修一齐施法隐没了身形。

 

剥开山间层层缭绕的云雾,雾气朦胧中一个男子的身影渐渐进入叶修的视线。待他看清这“不速之客”的脸时,叶修突然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一种奇异的感觉竟在那处如火山爆发般不受控制地涌动。

 

砰砰,砰砰,砰砰...

 

这家伙...生的可真俊。叶修赞叹。

 

仿佛不受控制般,叶修突兀地现了真身,也不顾身后苏沐橙的惊呼,鬼使神差地来到那人面前。

 

“这位公子...”周泽楷正蹲地寻着一味草药,突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

 

他猛然抬头,发现一个衣着素雅的男子正低头望着他,那双眸子仿佛天上星辰,煞是好看。

 

周泽楷起身后退了几步,俊脸不禁红了红。嗫嚅了半天,生性腼腆的他却是第一次见到生人,而且还是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此时更加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

 

叶修见他不言语,也不恼。他头一回见到让自己心绪如此不平之人,不管是这人与自己有缘,还是被自己的好奇心驱使,生性要强的龙王到底还是要一探究竟的:

 

“公子怎么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

 

听到眼前人的问话,庆幸的是周泽楷还没彻底被美色迷失了心智。

 

男子身份不明,说不定是哪方妖孽,周泽楷心中不由地生出一丝警惕。只跟那人道是自己的师傅受伤,师兄们派自己前来采些草药,之后就谨慎地闭了口,任叶修怎么说就是沉默不语了。

 

叶修不傻,他看得出眼前这位俊俏公子对他的戒备,最后只得自曝身份:

 

“我是那东方海域的龙王叶修,今日与吾妹沐橙一同出游,路遇此处见着公子,也算是有缘。”

叶修爽朗地笑了笑,道:

 

“敢问公子大名?”

 

“我叫周泽楷。”周泽楷一听来人已经自报家门,再瞧着这人一身容华非凡的气度,想必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之后也不再扭捏,从善如流地告知对方自己的大名。

 

“你在找什么?”叶修好奇地询问,“沐橙不知道跑到哪里玩去了,正好我要等她,不如我帮你找找?”

 

躲在一旁隐身偷听的苏沐橙惊得睁大了眼睛。

 

叶修什么时候也爱管起别人家的闲事来了?

 

周泽楷闻言,看着眼前的人一脸“真诚”,心中慢慢烫过一道暖流。轻道了一声好,便蹲下继续摸摸索索开始寻找。

 

叶修瞧他并不反对,也跟着他一起蹲了下来。一时间两人虽然无言,气氛却十分安静融洽。

 

叶修觉得,如果能这样过一辈子,倒也还不错。

 

 

 

 

 

夕阳西下,片刻前那株草药就已被叶修寻到。周泽楷连连道谢,直言有朝一日一定会报答叶修今日大恩。

 

待周泽开走后,叶修望着他离去的方向,失神了好一会儿。就连苏沐橙叫他好几声他也没听到。

 

“怎么,舍不得啦?”苏沐橙笑着打趣道。

 

“去去去,别胡说。”叶修连忙打断她的话,破天荒地一次没理她,转身就走。

 

“口是心非的家伙...”苏沐橙暗暗吐槽,架起云雾随着叶修一道回了龙宫。

 

之后的日子,苏沐橙明显感觉叶修发呆的次数变多了,对游戏的兴致也不同以往。有时候玉帝降旨让他去某地普降甘霖,他也仅仅是摆了摆手,推三阻四的打发他那同胞弟弟西海龙王叶秋代他前去,自己却流连于梦中跟某个小情郎偷偷地幽会。

 

苏沐橙见此景,捂嘴偷笑:

 

真是天要下雨,龙要嫁人。

 

自己这位哥哥恐怕是真动了凡心了。

 

 

 

 

 

 

 

 

另一边。

 

周泽楷寻得草药便匆匆赶了回去。夜幕降临,见前方篝火攒动,想必是师傅和师兄正在等着自己,一想到如此,周泽楷便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

 

“周泽楷!”孙翔这猴儿倒是眼尖,一见周泽楷回来就立马叫出了声。

 

“小周回来啦?”一见自己心爱的小徒弟累的满头大汗,冯宪君忍不住心疼,“真是辛苦你了。”

 

“我没事的,师父。”说着周泽楷便放下手中的草药,跑到一旁开始默默捣起药来。

 

孙翔总觉得今天的周泽楷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我说小江师弟,”杜明跟他大师兄小声地嘀咕了一会儿,突然贼兮兮地凑到江波涛的身边,“你平日和小周关系最好,你有没有觉得他今天怪怪的?”

 

江波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眼中十分不解:

 

“怎么了?”

 

“平日里咱们周公子一见师父,就算不怎么说话,也一定会凑上前去仔细聆听师父的一番教导吧。”杜明顿了顿,之后挤眉弄眼的表情突然变得十分夸张:

 

“说句大不敬的,虽然咱师父平时唠唠叨叨的,是有些烦,但咱们小周可一直是个尊师重道的好孩子啊...”

 

“你是想说...小周今天没怎么和师父说话就一个人默默蹲墙角了,有些不太正常,是吧?”江波涛一语道破重点。

 

“对呀!”杜明猛地拍了一下大腿,那边的孙翔闻声,向这边投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

 

“二师兄,你想太多了。”江波涛伸手打了一下杜明的猪脑袋,头也不回地走了。

 

“哎?!你怎么不相信我啊!”杜明大叫,却得到江波涛高冷的后脑勺一枚,之后气急败坏地跟了过去。

 

“徒弟们,”冯宪君看着自己的徒弟一个个“相亲相爱”,心中甚是满意。

 

“师父有话要讲。”

 

闻言,孙翔杜明江波涛几人纷纷围了上来。

 

冯宪君看人来了,正经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

 

“今日咱们途经此处,只听百姓们怨声载道,说这里近几年大旱,庄稼颗粒无收,为师听了,甚感心痛。”语罢,冯宪君还装模作样的捶了捶向自己的胸口。

 

“平日里你们都说自己神通广大,有上天入地之能,不知道谁能到东海走一趟,求得那龙王给这里的百姓普降一场甘霖?”冯宪君继续喋喋不休。

 

几个师兄弟互相瞅了一眼,沉默不语。

 

“翔翔——”冯师父看他的几个徒弟都不说话,只好点名。

 

“听说你跟那龙王叶几百年前渊源颇深,不如你替为师走一趟,也算是你的一件功德...”

 

“什么?”孙翔一听,急的跳了起来,“我不去!不去!谁不知我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时候去他东海龙宫抢了那厮的定海神针却邪!想必那老龙王怀恨在心,我去了定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另外两人纷纷点头。

 

冯宪君一听,皱眉想了想,也觉得自家大徒弟说的确实有几分道理,便也不再勉强。于是他把目光投向了他的二徒弟杜明:

 

“小明...你替师父去一趟,如何?”

 

杜明见自家师父把火箭头转向了自己,讪讪笑了一声,尽量把脑袋缩进脖子里:

 

“师父,我的本领哪里比得上咱们翔哥啊....”

 

冯宪君一看他扭扭捏捏那样,心中恨铁不成钢,心想着这师徒五人中也就小江的脑袋瓜子通透,西天路上困难重重,必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身边。算计到此,冯宪君无奈地叹了口气。

 

“师父……”这时的周泽楷已经把药弄好,捧着药乖巧地走了过去,放到冯宪君面前:

 

“药弄好了。”

 

冯宪君看着眼前这张一如既往乖巧懂事的脸,脑内突然灵光一现:

 

“小周,你可愿去东海走一遭,帮这天下苍生求得一场甘霖?”

 

周泽楷乍一听冯君宪这么说,抬头惊讶地看着他,脸上却迅速染上一抹十分可疑的红晕。

 

东海……那不是叶修住的地方吗?

 

“是啊!为师看不得这一方百姓饱受饥寒之苦,方才出此下策。”冯宪君无奈地像小徒弟解释,“为师也知道那东海龙王叶修是个不好说话的主,但是……”

 

还没等冯宪君把话说完,一道熟悉的声音立马打断了他:

 

“我去。”

 

“你说什么?”冯宪君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去。”

 

太好了!不愧是一向最让他省心的小周!冯宪君顿时感动的热泪盈眶。

 

可是转念一想……他的小徒弟周泽楷一向单纯善良不善言辞。如果碰上那只老狐狸,会不会被他欺负的连渣都不剩啊?

 

冯宪君突然又觉得十分忧伤。

 

不过现下看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人命关天,就当小周为了大义牺牲小我了吧。

 

冯宪君悲痛至极。

 

 

 

 

 

第二天,周泽楷就上路了。

 

等叶修突然听到下面人来报说,门外有一名自称周泽楷的年轻人前来求见时,惊得差点被刚吃到嘴里还未下咽的的苹果块给噎住。

 

苏沐橙笑着瞥了一眼半卧在软榻上突然涨红了脸的叶修,轻笑了一声,吩咐下属快快把门外的小周公子给请了进来。

 

前方有虾兵蟹将引路,周泽楷倒也不急,一路跟着那人闲庭信步款款而行。

 

周泽楷是第一次到这水晶龙宫,即使是见惯了大排场的他,也不由地被这雍容华贵的宫殿给惊住了。

 

他出生在凡间,虽常年生长在那巍峨的皇宫之中,却也明白那凡间总比不得这仙家福地,无论是灵气还是珍宝,终归是差的不只是一星半点。

 

周泽楷现在心里很忐忑。自从那日他与叶修有了一面之缘,那抹清贵无暇的身影便时常在他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现,赶也赶不走。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觉得一想起那人,自己的心里就跟抹了蜜一样,比他尝过的皇宫里的凤梨酥还要甜美百倍。

 

周泽楷被小侍一路引到了殿前,隔着一席珠帘,他终于再次见到了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身影。

 

他瘦了。

 

这是周泽楷再次见到叶修时的第一感想。

 

他直直盯着叶修看了半天,却不想珠帘另一侧的龙王叶却他这直白的视线给瞧地滚烫了脸。

 

小周真是比头一次见的时候还要好看了不少...

 

叶修的眼神暗了暗,从软榻上起了身,拨开珠帘来到周泽楷的面前。他仔细端详这张让他这几日魂不守舍的脸,神情突然有些恍惚:

 

“小周……你这是……”

 

“师傅让我来为长安郊外的百姓求一场甘霖。”

 

原来如此...叶修一听这话,眉眼间不免染上一丝失落。

 

“小周是第一次来我这水晶宫吧。”叶修问。

 

“嗯。”周泽楷轻声答道。

 

“走,哥先带你去转转。”说着便自顾自地牵起周泽楷的手,也不管被牵住那人愿不愿意,大步流星地向前走去。

 

只是他没有看见身后,俊美的青年乖顺地被他牵着,此时早已涨红了一张脸。

 

“看看哥这龙宫里的夜明珠,够大够亮吧?”叶修献宝似的把眼前有他脸盘大的夜明珠抱在怀里,眼睛亮亮的,示意周泽楷看。

 

“大。”周泽楷顺着他的话往下接。

 

“小周要是喜欢,哥倒是可以送给你。”叶修笑着拉起他的手。

 

“不了。”周泽楷顿了顿,叶修已经领他逛了大半个龙宫,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求雨要紧……”

 

叶修一听这话,慵懒的笑容渐渐消失在脸上。

 

“小周,你可知道,没有上天的旨意私自降雨,是触犯天条的。”

 

周泽楷顿时睁大了眼睛。

 

叶修见他这个样子,也不在乎他是不是真不知道有这码子事,继续自顾自地说道:

 

“哥倒也不是怕了天上那玉帝老儿,只是我帮了你,终归是要有些损失的。那么我问你,这些损失,你如何偿得?”叶修看向周泽楷的眼神瞬间犀利了起来。

 

周泽楷张了张嘴,话到了嘴边却什么也说不出,最后只得失神地摇了摇头。

 

“要不这样,”叶修见他这样,也不愿再多逗他,于是他咳嗽了两声,终于开门见山,亮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哥琢磨着,哥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说实话,上次在林子里见你的时候,哥对你一见钟情。加上这次,哥总共帮了你两次,你什么都不用做,就以身相许,如何?”

 

说完这话,饶是叶修活了好几万年,老脸也忍不住红了红。

 

叶修本想着,若是周泽楷拒绝了自己,自己就对他死缠烂打,把他强行留在这龙宫之中。日久生情,叶修有信心,早晚有一天他会让周泽楷死心塌地的爱上自己。

 

不过出乎他的意料,周泽楷听了他这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非常激动。不过那也仅仅只是一瞬,没过多久,他就发现他家心肝宝贝楷楷头上的呆毛渐渐耷拉了下来:

 

“我得保护师傅去取经……”

 

叶修一听这话,哪还会不明白自家大宝贝生性仁义,时刻惦记着他那个“不成器”的师傅:

 

“嗨!你说老冯啊?”叶修眼珠转了转,仔细想了一下,“这个小周你不用担心,我有一同胞蠢弟弟名叫叶秋,他有一个儿子,现在正在受罚。”

 

叶修看现在四下无人,悄悄凑近周泽楷耳边:

 

“其实我们可以谎称我那侄子吃了你,然后让他变作那白马驮着那老冯头西去,这样...你觉得如何?”

 

“不太好吧?”周泽楷蹙眉,有些犹豫不决。

 

“什么好不好的?说白了我那侄子其实也是个不务正业的主,正好跟着那冯三藏历练历练,最后也能落着个正果。”

 

说着,叶修像是想到了些什么,抬头看向周泽楷的眼里满是紧张:

 

“不过,说到底也是我太强人所难了些……”

 

叶修吞了吞口水:

 

“小周,你是要正果,还是……要我?”

 

周泽楷看着眼前渐渐把头偏过去,不再敢正眼瞧他的人,心突然疼得险些上不来气。

 

“要你!”

 

他一把抱住眼前令他满心欢喜的人。

那双眼中映着的,唯叶修一人而已。

 

只羡鸳鸯不羡仙。

 

正果什么的都统统见鬼去吧!

 

 

 

 

 

 

 

 
后记:
 

只是出卖了老冯的爱,叶修他背了良心债。

 

多年以后,待冯宪君师徒几人取经回来路过东海,看着东海龙宫里无时无刻不在秀恩爱的一龙一马。一想到某只不要脸的龙取经途中趁他不注意偷偷拐走了他最听话的小徒弟,冯宪君就气的直犯心绞痛,最后还险些从云端上摔了下来。

 

不过那当然是后话了。

the   end。

 

 

 

 






写了一天,感觉还是写毁了…

昨天晚上三更半夜冒出来的脑洞,只因为太喜欢生肖梗,就打算写出来

唯愿博君一笑,不必太过较真了_(:з」∠)_

评论(63)
热度(450)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周叶不离🔫群:563904234

© 玖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