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叶

【周叶】狐狸精


- 狐狸周×兔子叶

-  送给@沐雪  @小可_佐耶 两位姑娘的点文

 







1.

 
周泽楷是在荣耀森林东部居住的一只成了精的狐狸。

 

不同于寻常的狐狸,周泽楷在那片地区的小动物眼里素有“温良乖顺”的美名。一提起周泽楷,所有动物无不称赞其帅气的外表,温和的性格,美好的狐品。甚至有些更大胆的雌性动物,一见了它还会向它投去自己心爱的小花花,以传达自己对此狐的思慕之情。

 

虽说周泽楷在东部森林美名远播,但在林深路远的西部地区,它这只狐狸却成为了某只大白生物最为忌惮的对象。

 

“混账哥哥!”某只垂耳大白兔耳朵都气的立起来了。

 

“你怎么又背着我去和那只狐狸精偷偷幽会了?!”叶秋忿忿不平地瞪着眼前正优哉游哉啃着萝卜的另一只兔子。

 

如果这时有人仔细观察他们的话,就会发现眼前的两只大白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蠢弟弟,你消停会儿。”叶修瞥了一眼正吹胡子瞪眼的叶秋,一脸漫不经心。

 

弟弟长大了,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

 

“不许吃!不许吃!又是它送给你的对不对?好啊这只臭狐狸,都学会献殷勤了!”叶秋气的咬牙切齿,伸手一把夺过叶修手里的萝卜,“啪”地一下摔在地上,又狠狠跺了几脚,仿佛把它当作了某只狐狸的脸一般,。

 

“停停停,”还没等叶秋再发作,只见叶修突然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毛,然后一脸恨铁不成钢地望着自家不成材的弟弟:

 

“叶秋,平时哥哥是怎么教你的?遇事要淡定,别整天像一只喷火龙一样,小心别把咱这森林给点着了。”

 

末了似乎还嫌不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疑似维护某狐的话,瞬间就把刚有所平息的某只弟弟瞬间点炸:

 

“何况人小周多好的一个孩子啊,你别这么说人家。”

 

卧槽卧槽卧槽!那只狐狸好?叶修你是被它喂了什么迷药啊它那明明是对你图谋不轨!愚蠢!叶修你简直愚不可及!

 

叶秋在心里疯狂咆哮。

 

“它是狐狸你是兔子,笨蛋哥哥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危机意识啊?!”叶秋都快被气笑了。

 

“就算是狐狸,小周也是一只心地善良的好狐狸,它不会伤害我的。”叶修还在慢悠悠地为周泽楷辩解。

 

“好好好,叶修。劳资不管你了!我看你早晚有一天得被那只狐狸精吃了!”叶秋气的浑身毛都炸起来了。

 

不得不说,我们的叶秋弟弟果然很有先见之明,以致于将来一语成谶。

 

兔入狐口,最后被吃的连渣都不剩。

 

不过那当然都是后话了。

 

 

 

 

 

2.

 
要说周泽楷和叶修这段孽缘,真是十分的狗血加玛丽苏。

 

过去的某一天,周泽楷外出觅食。结果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在回去的途中好巧不巧的碰上了几只野狼,奋力厮杀击倒了几只后,天空竟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精疲力竭的周泽楷因为天气和身体的缘故,不得不暂避其锋芒,拖着伤痕累累的在林子里苦苦寻找避所。

 

周泽楷昏昏沉沉地奔走着,四肢也渐渐乏力,湿沉的雨水打落在身上,拖住了它原本灵活矫健的四肢。它跑着跑着,突然发现前方被树叶遮掩出的地方有个山洞,像是看到了一丝希望般,周泽楷急忙加快了脚步,到了山洞口便一头扎进去,心稍安后,天旋地转的感觉也扑面而来,等叶修发现它时,周泽楷早已不省人事。

 

原本叶修也是没事闲的出来溜达溜达,看天色不好,预感暴雨将至,也没急着回去,从善如流地找个地方准备先躲躲雨。没想到它刚在这个山洞里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耳边一声巨响,刚睁眼就见一张放大版的俊俏狐狸脸生生出现在它的眼前,惊得叶修兔尾巴球接连抖了三抖。

 

哎呦我的妈,狐狸哎!

 

叶修被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小心翼翼地捡起一根小树枝捅了捅这团毛茸茸,见对方没反应,才敢悄悄凑近,用小短腿蹬了蹬对方的胸膛。

 

结果还是没反应。

 

叶修此时已经确定这只狐狸是真的昏过去了,它放心大胆地走上前,开始正正经经地打量周泽楷,发现它火红色的皮毛上,竟染着大片大片的暗红色血迹,只是掩藏在颜色相近的皮毛下,显得有些不明显。

 

救……还是不救? 此时叶修的小脑瓜飞速旋转着。

 

要是救,没准这只狐狸醒过来会恩将仇报吃了它;要是不救……

 

叶修几乎敢肯定,这只狐狸必死无疑。

 

算了算了,还是救吧,反正它伤的这么重,醒来以后要是图谋不轨哥就跑呗。

 

这么想着,叶修也就没了顾虑。

 

这时候外面雨势也小了些。叶修知道山洞的不远处就有一种止血的草药,狐命关天,叶修决定立马行动,拿起自己刚采的一片小荷叶当遮蔽物蹬着四只小腿就跑了出去。

 

等它再回来的时候,全身雪白的绒毛全都湿透了,一身毛蔫了吧唧地搭在身上,这个样子要是让叶秋见了必定会气的暴跳如雷三尺高。

 

不过叶修倒是不在意,它放下口中叼着的几颗草药,蹲在洞里的石头堆前仔细地挑挑练练,终于找到一块适合捣药的石头,之后便开始大展拳脚地开始它的制药大计。

 

累极的周泽楷在睡梦中本睡得香甜,忽然在某个时间点听到一阵“哐哐当当”的声音。它艰难地睁开眼,一双黑眸渐渐印出一个雪白的身影。

 

周泽楷乍一看眼前是一只兔子时,虽然身体不能动,但内心却被惊到了。它看着那只兔子浑身湿透,细细地用两只小爪使劲捣着眼前的草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认真,心中不由泛起一阵感动。

 

它周泽楷又不傻,它看得出是眼前的这只小兔子救了自己。

 

它用尽全身的力气想要起来帮帮眼前的雪白的绒球,却发现现在的自己根本动不了。

 

“别动。”

 

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突然从上方传来,周泽楷觉得那个声音温柔的跟小时候妈妈哄它睡觉时唱的歌谣一样好听。

 

被它这么一说,周泽楷果然不动了。它乖乖的看着眼前的小兔子在自己的身上忙忙活活地涂着药,小屁股一撅一撅的,真是十分可爱。

 

周泽楷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只觉得自己此时的心像是被什么催促鼓动着似的,砰砰砰跳个不停。

 

“谢谢。”周泽楷听到自己轻柔小声地跟眼前的兔子道谢。

 

“小事小事。”只听那只兔子埋头闷声道。

 

“我叫周泽楷,你叫……什么名字?”周泽楷有些羞涩地问。

 

“叶修。”那只兔子在它的身上涂涂抹抹,依旧没有抬头。

 

“我会报答你的。”周泽楷神色认真,像是在许诺一场极为庄重的誓言。

 

“不用不用。”这回那只兔子终于抬头了,神色却颇为无奈。

 

“只求狐狸大人您高抬贵抓,不要吃了我这只兔子就好。”说完叶修还重重叹了口气。

 

“我吃素的!”周泽楷一听,立马慌了,辩解的话语脱口而出,生怕叶修误会了自己。

 

“真的啊?”叶修狐疑地打量着它,与它的眼睛直直对视。“你可不要骗哥,哥的心灵可是很脆弱的。”

 

周泽楷点头如捣蒜。

 

“好吧好吧,相信你一次。”叶修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心急如焚脸红着不知道该说什么的俊狐狸,水灵灵的眼睛弯成两道月牙。

 

叶修悬着的心这边刚落了地,就听那边装乖宝宝的周泽楷羞涩道:

 

“我会对你负责的。”

 

本以为自己做了件大善事的叶修正十分满意,听了这话,顿时如被雷劈中了一样:

 

完了完了,天要下雨,狐要报恩。

 

他还真成了英雄救美的英雄了。

 

可是这被救的美人太按常理出牌,突然以身相许了肿么破?!

 

好心办“坏”事地叶修重重地叹了口气,深觉上天待自己着实“不薄”。

 

算了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叶修有些自暴自弃地想。

 

 

 

 

3.

之后的每一天,叶修都会偷偷地跑来这个山洞,定时定点地给周泽楷换药。

 

周泽楷也争气,在叶修每日的细心照料下,身体日渐康复起来,时不时出去打猎。叶修每次来的时候,还经常收到由周泽楷赠送的充满爱意的胡萝卜若干颗,。

 

可是日子久了,作为叶修异卵同胞的双胞胎亲弟弟,叶秋还是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哥哥每天总往外边胡乱跑肿么破?难道是被哪个狐狸精给迷上了?

 

叶秋心头突然涌上一种哥哥即将被抢走的深深危机感。

 

于是在叶修即将出门的某一天,虽然知道这这样做着实有些不道德,但叶秋还是决定要亲自跟踪自家亲哥哥,以免它被哪个狐狸精迷得走不动道了。

 

叶秋知道它的哥哥非常聪明,但是再聪明作为弟弟它还是很不放心,生怕叶修被人骗了。

 

聪明反被聪明误,叶秋深知这个理儿。

 

它鬼鬼祟祟地跟在叶修身后,叶修一回头就立马东躲西藏找树枝掩护。一路算是有惊无险地跟着叶修来到了山洞,叶秋终于第一次见到了这个“狐狸精”的庐山真面目——

 

卧槽尼玛啊,还真他妈是个狐狸精。

 

等等?!混蛋哥哥你干嘛呢?你的手往哪放呢?你怎么总在这只狐狸身上摸来摸去的?!

 

叶秋觉得他整个肺快要被气炸了。

 

这边周泽楷正闭上眼半趴着享受叶修非常贴心的上药服务,两只毛茸茸地耳朵舒服地一抖一抖的,时不时还滴溜滴溜地转个圈。

 

还没等他睁开眼,不料一声火山爆发般地咆哮直直刺穿它的耳膜:

 

“给我住手——!”

 

周泽楷一听,立马吓得睁开了眼,只见一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大白兔气急败坏地冲了过来,一把拉过叶修把它藏到身后,眼睛像喷火了一样一脸警惕地望着它。

 

周泽楷一脸茫然地看着它们,表情看起来无辜极了。

 

“等等等等……叶秋,你先放开我。”被强行“保护”的叶修语气有些无奈。

 

“混账哥哥你闭嘴!你知道他是谁吗?!”叶秋说着就横了周泽楷一眼。

 

“……小周它不是坏人。”叶修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周泽楷,发现对方一双原本明亮的眼睛“倏——”地一下黯了下来,望向叶修的眼神很是受伤,突然感觉有些心疼。

 

叶秋一听,立马转过头,一双大眼睛睁的老大,琥珀色的瞳孔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叶修,你怎么这么维护它?!”

 

说完,叶秋兔子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不可置信:

 

“怪不得这几天你不着家地往外跑,叶修你老实告诉我,你该不会是喜欢上这个狐狸精了吧?!”

 

什么跟什么嘛!

 

叶修像是当场被说破了心思般,白色绒毛下的小脸随即就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叶秋你别瞎说。”

 

“都捉奸在床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叶秋咬牙,牙齿磨得“咯咯”响。它强忍着胸腔燃起的熊熊怒火,一边向周泽楷的方向努了努嘴,一边用自己犀利的眼刀将对面的周泽楷无数遍凌迟。

 

“走走走,回家回家。”叶秋猛地拽起叶修,也不顾叶修的挣扎,看都没看周泽楷,一溜烟就跑没了影。

 

 

 

 

 

4.
 

叶修和叶秋走后,周泽楷很失落。

 

它发现它未来的小叔子似乎对自己怀有强烈的敌意。

 

周泽楷垂头丧气地趴在洞穴里,两只耳朵也无精打采地耷拉了下来,胸口处像是闷了一团火,直直窜出来,烧的喉咙干干的。

 

难过归难过,但有了问题,终归是要想办法解决问题的。

 

它想起妈妈曾经说过,狐狸是这世上最聪明的动物,没有什么是靠智慧解决不了了。

 

周泽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在心中慢慢整理目前所获得的情报:

 

1.甲方周泽楷,【身份】追求者,  【种族】狐狸

  乙方叶修,  【身份】被追求者,【种族】垂耳兔

 

2.但叶修对自己特别好

 

3.叶修有一个双胞胎弟弟

 

4.弟弟对自己的成见似乎很大

 

5.叶修对自己的态度不甚明朗

 

……

 

综合以上信息,周泽楷开始在心里啪啪啪打起了小算盘:

 

弟弟对自己的成见……貌似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变的。当务之急,还是得先让叶修答应嫁给自己。

 

周泽楷幻想着叶修穿着漂亮的小婚纱,搭着弟弟的手,款款向自己走来的情景。

 

突然觉得幸福极了。

 

 

 

 

 

5.

 
叶修在读周泽楷给自己的来信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吾爱修修,盼明日午时青青河畔一聚。周泽楷。】

 

哎呦,小周可真是够肉麻的!

 

叶修暗暗吐槽着,心里却觉得甜蜜蜜。

 

“那个混蛋给你写了什么?!”趁叶修走神,身后虎视眈眈的叶弟弟趁人不注意一把夺过信,自虐似的差点把那信上的字盯出了花。

 

沉默了半晌,叶修见自己弟弟没有像往常一样气的一蹦三尺高,正觉得有些纳闷,就听叶秋开口道:

 

“明天我替你去。”

 

“你说什么?风太大了我没听清楚。”叶修严重怀疑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耳朵出了问题。

 

“我说我替你去。”叶秋再次重申了一遍,“我替你去考验考验它。”

 

看着叶秋一反往常的表现,不知道为什么,叶修突然觉得事情要糟。

 

 

 

 

 

6.

周泽楷紧攥着手里的花,紧张兮兮地向一个方向张望着。

 

天空中的金黄火轮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正中央,到了晌午,一个身影才慢悠悠地从一方的羊肠小道上走了出来。

 

“叶修!”周泽开看了,眼睛一亮,急忙喊了一声,喜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嗯。”对方冷淡地应了一声,然后直勾勾地看着它。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还没等他多想,就听对方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话:

 

“你是来向我告白的?”

 

周泽楷皱了皱眉,见眼前人怪异的举动和与平时不一样的语气,心中渐渐形成一个大胆的猜测。

 

“不,不是你。”

 

是叶秋吗...?周泽楷心里迷惑。

 

叶修居然叫了弟弟来拒绝自己...它是...真的很不喜欢自己吗?

 

周泽楷突然觉得心里非常难受,像是把心巴巴掏出来置于烙铁之上,经烈火焚烧反复煎熬,疼的锥心刺骨。

 

“周泽楷,我不喜欢你。”眼前的垂耳兔神情坚定,看向周泽楷的眼神分外清明。

 

“你死了这条心吧。”垂耳兔接着补刀。

 

“不,”周泽楷猛地摇头,它不相信叶修对它一点感觉都没有,明明每次来看自己的时候,叶修的眼神都是“眉目含情”“春波荡漾”。

 

明明...叶修对它是有意思的。

 

“我要听叶修亲口说。”周泽楷神情严肃,义正言辞地反驳。

 

叶秋一听,心中暗道这家伙果然贼心不死,妄图将魔爪扣紧自己的哥哥,顿时急了,“我不是已经亲口拒绝你了吗?!”

 

“弟弟,”周泽楷叹了口气,把手里的小花在叶秋眼前晃了晃,“我是不会认错兔的。”

 

“谁是你弟弟?!”叶秋这回终于装不下去了,兔眼恶狠狠瞪着眼前这只狡诈的狐狸,仿佛要将它打个稀巴烂才解气。

 

周泽楷谴责地看着它,像是在看自己家不懂事的小孩。

 

“好了好了,叶秋你玩够了赶紧回家。”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从旁边的草垛里窜出,叶秋见了它,暗道不好,心虚地把视线移向别处处。

 

“你以为你给哥下了点药,哥就真着了你的道了?”叶修鄙视地看了自家蠢弟弟一眼,“你还嫩点。”

 

“混蛋哥哥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叶秋冲着那张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气急败坏地指着它,一蹦离地三尺高。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哥哥的姻缘你都要破坏,赶紧走赶紧走。”叶修说着,半推半搡地撵着叶秋就往回走。

 

待它把叶秋赶跑,再回到原地时,只见那只俊俏的天怒人怨的狐狸正双眸亮晶晶地望着自己:

 

“送给你,”狐狸一把捧住花束,双手拘谨地递到它的面前,满面春光地羞涩道。

 

叶修说...我们有姻缘哎。

 

“啊……谢谢小周。”叶修此时也觉得老脸有点臊得慌。

 

“我喜欢你。”狐狸继续羞涩,眼睛却满含期待一眨一眨地望着它。

 

“那……”叶修想了想,故作思考了一会儿,试探地问道:“在一起?”

 

周泽楷猛烈捣头。之后一把把眼前的兔子抱住,蹭了蹭它身上的软毛,轻声在它耳边道:

 

“我会对你好的。”

 

“一辈子对你好。”

 

 

 

 

 

 

7.

日子就这么流水地过着。

 

婚后的某一日。

 

“周泽楷你这个大骗子!”叶修揉着自己软软的小腰,怒瞪一旁表情无辜的人。

 

“不是骗子。”周泽楷悄悄靠近,试图帮忙。

 

“你说过你吃素的!”

 

“有了媳妇儿还不许我开荤吗...?”帅气的狐狸男神委屈地瘪了瘪嘴,之后又道:

 

“只喜欢吃叶修的。”

 

得,爷您还委屈上了,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哟。

 

听了这话,叶修无语问苍天,真后悔当初没有听叶弟弟的话。

 

我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8.

不过依目前的情况来看,

 

果然还是来不及了。

 

the  end。

 








评论(27)
热度(423)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 玖叶 | Powered by LOFTER